图说参与APEC的制药行业大佬们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 简称APEC)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的经济合作官方论坛。

图:从左至右 强生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默克雪兰诺全球总裁兼CEO葛丽鹤;美国礼来制药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励达;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2014年APEC会议是继2001年上海举办后时隔13年重回中国,于11月中旬在北京召开,包含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部长级会议、高官会等系列会议。会议有三个重要的议题: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

其中,2014年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各行各业工商业领袖,制药行业的大佬们也参与发表演讲,讨论议题,并藉此传递声音。他们都表达了些啥?脸谱君为您逐一梳理。

据APEC官网透露:本届共有28家国内外知名企业成为"峰会铂金级赞助商”,其中主营业务与医药相关的包括了强生、雅培、礼来、默克雪兰诺和赛诺菲;而非官方的信息透露,“铂金级赞助商”的赞助门槛价都是百万级的。

但是并不是成为“铂金赞助商”即可以获得发言权,对此,峰会官网曾发过声明:严格按照峰会发布的有关规定和方案开展赞助招商和参会代表招募工作。

强生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

我们在中国要继续并购,谁卖?

图:戈尔斯基


Alex Gorsky(戈尔斯基)在APEC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强生公司正在寻求在中国市场的并购机遇。尽管在中国市场面临经济增速放缓等诸多挑战,强生公司仍寻求并购机会,并计划扩张中国业务。戈尔斯基表示,强生关注中国企业,以寻求扩大公司的婴儿及化妆品、医疗器械及药品业务资产。

强生在中国有一个不错的开局,上世纪80年代,强生在中国建立了第一家合资企业——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从那以后,强生在上海、北京、苏州等地“遍地开花”,建立了强大的制药和医疗器械生产网络。但是开局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好。对于未来,戈尔斯基说:“强生还可以做得更多?!?/span>

近期,强生将亚太创新中心落户上海?!把≡裆虾J且蛭泄峁┝朔浅V匾姆⒄够?,看看中国的消费数字,在这里实现科技创新再合适不过。强生很想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医疗需求。强生期望在中国看到10%的持续增长,这也是重视创新的原因所在?!备甓够?。

他还表示,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2015年糖尿病、心脏病和肺癌等重大疾病的医疗支出将非常高?!耙虼?,强生的投资重点将集中于那些满足最迫切医疗需求的创新解决方案?!?/span>


默克雪兰诺全球总裁兼CEO葛丽鹤

我们刚刚在南通建了一个大生产基地

图:(右)葛丽鹤


葛丽鹤表示,亚太地区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地区,对默克雪兰诺的发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地区。她称,此次APEC对于推动亚太地区医药领域合作、提高女性健康等议题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葛丽鹤说,“中国作为亚太地区内重要的国家之一,我们将与之有一些切实的合作计划。例如,德国默克集团在南通新建的药厂将成为默克在欧洲以外最大的制药基地,也是默克全球第二大的制药厂?!?/span>

“APEC给各经济体组织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沟通平台,例如讨论关于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及经济与健康的关系问题?!?/span>

美国礼来制药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励达

中国下一个经济亮点要靠新东西!

图:李励达


在全球500强企业中,作为为数不多的科研人员出身的CEO,李励达对于创新有着独到见解?!耙贫幸荡葱?,就必须应对成本、风险和时间方面的挑战??梢杂煤献骱投嘤礁龃矢爬??!彼馐退?,“一方面,新技术的研发过程非常复杂,单靠一个企业完成耗时耗财,需要企业间和企业与研究机构间的合作。另一方面,新技术转化为产品进入销售渠道,这是一个商业过程,需要合理地转化成本,让消费者用得起‘新技术’,也要让企业从创新中获益,实现消费者、企业、社会等多方共赢,鼓励投资者继续加大研发投入?!?/span>

谈到中国在创新方面的发展,李励达直言,“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一件坏事。相反,这给中国创造了新的机遇,让中国可以更加专注于创新型经济的发展,为今后取得更大的经济成就做足准备?!彼怪赋?,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前沿就是要靠创新,不仅要提升生产效率,还要在产品种类的创新上下功夫,“让中国创造更具竞争力”。

李励达表示,由于面临重重的监管困难,药企难以尽快将产品推上中国市场。李励达说:“我们今天仍感到担心的是药品审批上的时间滞后,中国的药品审批比其他地方长数年时间?!?/span>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我们会善用全球资源

图:郭广昌


全球经济已变成一个整体,中国企业要有全球化意识,主动整合全球资源为自己服务??趴梢源俳母?,世界性大企业来中国发展,我们也要反向全球化。整合全球资源并与全球企业竞争,企业也可以释放竞争力。中国的创造力不比世界其他国家差,但创新需要投入成本。中国高端研发的人力成本低,但在高端技术方面与发达国家有差距,必须善用全球资源,在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